????么狠,现在却说还好。

????小皮猴要是听到了这话,估计都想打人了!

????----

????小孩子的好奇心总是特别的旺盛,小皮猴就是其中的典型。

????“爸爸,听说你跟父亲是玩游戏认识的,你是个巴掌大的陪玩对不对?”

????季子越:“……嗯,在全息星网上的确是。怎么了?”

????“爸爸,我也想玩你。”

????“咳咳咳……”季子越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。

????小皮猴一脸向往,眼睛都冒出了星星。

????“我想跟小小只的爸爸握手,把爸爸捧在手掌心,看爸爸在小屋子里做吃的……”

????你当玩芭比娃娃呢!

????季子越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:“不玩,一边去。”

????“爸爸,陪我玩嘛~”小皮猴抱着季子越的手撒娇。

????他跟季子越还是很亲的,所以敢跟他撒娇,被耿景州罚的时候,也可怜地看着他求救。但对上耿景州,他就怂得不行。

????没办法,耿景州太严厉的,不跟他玩虚的。

????爸爸打个屁股,最多难受个十分钟。

????可父亲发你抄书,那是一个月都没好日子过啊!!!

????“爸爸,陪我玩嘛~我这次考试全班第一,是不是很给你长脸?聪明的孩子,是不是要有点奖励呢?”

????耿景州下班回家,打开门后只听到了后半句。

????“什么奖励?”

????小皮猴眼前一黑。

????当天,小皮猴又领到抄书任务~

????----

????番外四??于乐乐的恋情

????看着小伙伴甜甜蜜蜜,于乐乐也想找个谈谈恋爱。

????但心上人又不会从天上掉下来,身边要是有能让他动心的,他早脱单了。

????季子越无聊的时候,也会参加一下聚会。

????他朋友不多,自然会把于乐乐给叫上。

????为了宴会上那一大堆吃的,于乐乐自然屁颠屁颠地应了。

????“这酒好喝吗?”于乐乐看到酒保在调鸡尾酒,那炫丽的色彩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????“你试试不就知道了?”

????于乐乐琢磨了一下,耐不住内心的诱惑,点了一杯。

????“好喝!真好喝!”

????季子越忍不住笑了:“这是给女孩子喝的酒,酒精浓度比较低。”

????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????过了一会儿,于乐乐起身去洗手间。

????于乐乐脸色泛着红晕,季子越有点放心不下。

????“要不,我陪你去吧?”

????“不用。我意识还是很清醒的,就是脸红了点。”于乐乐摆摆手,拒绝了。

????其实,他有一点点小小的头疼,就像做数学题那种感觉。虽然有点不舒服,但不会怎么影响行动,就是看着有点脆弱好欺负而已。

????“行。”

????这是宴会,又不是酒吧。他之前也参加过几次,应该没什么事情。

????厕所

????于乐乐放完水,就去洗脸。

????他看着镜中的自己,脸色绯红,好像春心荡漾一样。

????这酒,以后还是别喝了吧……

????一个男人走了进来,俊美的脸印在了镜子上。

????“好帅!”于乐乐脱口而出。

????说完了之后,于乐乐感觉有点难为情,捂住了嘴巴。

????男人挑眉,看着他。

????“耿夫人?谢谢你的欣赏。不过,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了,估计会传出什么闲言碎语。”

????男人仔细打量于乐乐的时候,他正懊恼地捂着嘴巴。于乐乐本来就长得比较像季子越,捂上嘴巴,只在见过季子越几面的人自然分辨不出来。

????“不不不,你误会了。”于乐乐拼命摇手,“我只是跟子越长得比较像而已。”

????“哦。”男人神色淡漠,显然没当真。

????于乐乐挠挠头:“我是他朋友。”

????“你说是他双胞胎,会更有说服力一点。”

????于乐乐窘迫得不行:“你不信?你现在跟我出去,我让你看看。”

????于乐乐拉过男人的手,带着他就往外走。

????男人像是触电般,迅速抽回了手。

????“耿夫人,请自重。”

????很软,暖暖的……长相清秀可爱,像一颗可口的桃子,但这是有夫之夫!

????“不是。我真不是子越,你跟我出去看看。”于乐乐也顾不上了,继续伸手抓住男人,想要把他往外边带。

????这个误会一定要解释清楚,否则会传出子越在厕所调戏其他男人的绯闻,他不能害了子越……

????“乐乐,你行了没?”

????小伙伴太久没回来,季子越放心不下,过来查看。

????然后,他就看到小伙伴跟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拉拉扯扯。

????季子越:“……抱歉,打扰了!”

????季子越脚底抹油,直接溜走。

????“喏,你、你看到啦,我真不是他。”于乐乐红着脸,走了出去。

????“等等,你通讯号呢?我加一下。”

????于乐乐愣住了。

????“你朋友误会了,你要是说不认识我,他反而不相信。我们先加个微信,你就说跟我只是朋友,刚才只是在跟我开玩笑……”

????于乐乐呆呆地点了点头:“哦,好。”

????加了通讯号之后,于乐乐转身就走。

????他还要跟子越好好解释呢!子越都误以为他有对象了……

????男人看着于乐乐离去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????他刚才误会被勾搭,这青年还傻乎乎地拉着他走。就不怕他受不住诱惑,答应“邀请”去开房?

????而且,这么拙劣的要通讯号的方式也信了?这小白兔还真是表里如一的单纯可爱……

????“子越,我跟他只是朋友。”

????季子越挑眉:“哦,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,怎么做的朋友?”

????懵逼的于乐乐:“……”

????完全答不上来!

????“我跟你说实情吧,我不认识他,我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。”

????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季子越的表情要多敷衍有多敷衍。

????于乐乐:“……”

????子越真的误会了,他……

????于乐乐想方设法解释,季子越压根就不信。

????一年后,收到结婚请柬的季子越露出了了然的笑容。

????“我就说他们两个有一腿吧~乐乐一开始还拼命糊弄我。”

????耿景州面无表情地翻了翻财经报纸:“他脸皮薄,估计怕你调侃吧。”

????“哈哈哈,也是。他脸皮比我还薄呢。不行,当伴郎那天,我要好好逗逗他,哈哈哈~”季子越露出了坏笑,狡黠得像只可爱的小狐狸。

????这个黑锅,于乐乐是要背一辈子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