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老师。于是这个夏天,莫飞每天跟着顾芳一起去纪家,帮纪文修缠假指甲,然后看他妈教纪文修弹古筝。

????沈西的生意最近也有了不少起色,他自己说是遇到贵人了,莫飞不懂他的生意,单纯地为家里终于有所好转的景况高兴。

????邓杰来的时候,莫飞正捧着一碗冰沙在门廊下边吃边听纪文修弹古筝。

????纪文修一抬头,就能看到莫飞坐在门口的身影。弹得有些累,顾芳让他休息一下,纪文修甩甩手,跟邓杰走到一边聊天。

????“那个就是莫飞的妈妈啊?”邓杰偷看了顾芳一眼,跟纪文修说:“文修,当着人家妈妈的面,你好歹收敛一点啊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纪文修有点莫名其妙。

????“别再用那种直勾勾的眼神看莫飞了,你就不怕被其他人看出来啊!”

????邓杰只是善意的提醒,但是纪文修压根没想到邓杰居然看破了他的心思。那朦胧的心意,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甚明确!

????这层窗户纸,居然就这样被邓杰捅破了。

????“什么……我看莫飞有什么问题?”纪文修试图为自己辩解。

????邓杰啧啧两声:“解释就是掩饰。”

????邓杰很快离开,纪文修走到门廊下,莫飞扬起脸,举起冰沙碗笑道:“纪文修,来一起吃吗?你脸怎么这么红啊?”

????纪文修在他身边坐下,问道:“顾老师呢?”

????“我妈刚才去洗手间了。吃吗?”

????纪文修笑了一下,摇摇头,让他自己吃。他看着莫飞吃冰沙的侧脸出神。

????原来是喜欢啊?

????原来这种怎么也无法满足的心情,是因为想要跟他更进一步吗?

????想要拥抱他,想亲吻他,想和他做更多亲密的事,想要分享他的喜悦,承担他的痛苦,与他合二为一,不分彼此。

????被邓杰道破心思,纪文修心情复杂。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,本应该喜悦的,然而因为无法靠近,越是明确,反而越是痛苦。

????莫飞……别人都能看出来,为什么就这个小笨蛋还没看出来呢?莫名地生出几分试探的心思,大概是笃定莫飞对他的信赖,所以就算做更恶劣一点的事,他也不会生自己的气吧。

????“飞飞,我有一样东西要还给你。”纪文修压低声音,那温柔的声线甚至带上了一□□哄的色彩。

????“什么东西?”

????纪文修靠上前,在莫飞的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。

????“把你的初吻还给你啊。”纪文修松开莫飞,脸不红,心狂跳。

????莫飞呆住了,好像没办法呼吸似的,脸色涨得通红。

????“初、初吻……还可以这么还啊……”

????他小声喃喃自语。

????虽然有些手足无措,但也无法否定,此时涌上心头的诸般情绪中,的确有一丝小小的欢喜。

????--------------番外2·完-----------------